最新消息
台灣壹周刊-熬到翻紅.JPG

 

台灣壹周刊 第313期

老字號 : 熬到翻紅 正光茶廠

魚 池 鄉 , 一 個 隱 身 南 投 的 山 城 , 日 人 引 進 阿 薩 姆 茶 樹 栽 種 後 , 開  了 紅 茶 的 興 衰 史 。 鄉 裡 有 戶 石 姓 人 家 , 兩 代 堅 持 做 茶 。 
第 一 代 石 朝 幸 投 入 畢 生 積 蓄 , 買 茶 園 自 產 自 銷 , 卻 不 敵 國 外 低 價 紅 茶 競 爭 。 
石 朝 幸 的 么 女 石 茱 樺 , 看 盡 父 親 的 辛 酸 , 立 誓 不 再 碰 茶 , 卻 在 先 生 陳 彥 權 的 影 響 下 , 回 鄉 重 拾 老 父 的 心 血 。 她 試 圖 轉 型 , 與 飲 料 大 廠 合 作 , 卻 慘 賠 百 萬 元 。 紅 茶 價 格 落 底 , 她 失 去 信 心 , 想 轉 做 烏 龍 茶 , 被 石 朝 幸 擋 了 下 來 , 因 他 深 信 紅 茶 會 再 興 盛 。 
未 料 , 九 二 一 地 震 後 因 禍 得 福 , 打 響 魚 池 鄉 阿 薩 姆 紅 茶 知 名 度 。 石 茱 樺 自 創 品 牌 「 和  森 林 」 , 推 出 品 茶 、 做 茶 體 驗 活 動 , 要 讓 父 親 的 紅 茶 恢 復 昔 日 榮 景 。  


石 朝 幸 今 年 七 十 九 歲 了 , 腳 程 卻 比 我 們 這 些 年 輕 人 還 快 。 他 自 在 地 穿 梭 在 南 投 魚 池 鄉 半 山 腰 上 , 指 著 他 畢 生 的 心 血 — 茶 樹 , 如 數 家 珍 地 說 : 「 這 欉 八 十 多 歲 , 那 欉 卡 少 年 , 也 快 七 十 歲 了 。 」

滅 鼠 患   養 貓 顧 茶 樹
他 彎 腰 , 捻 下 剛 冒 出 頭 的 新 綠 說 : 「 這 就 是 一 心 二 葉 。 經 過 冬 季 剪 枝 休 眠 後 , 剛 睡 醒 的 春 茶 還 不 是 最 好 的 , 再 過 一 個 月 採 收 的 夏 茶 , 風 味 最 佳 。 」 忽 然 , 樹 叢 裡 竄 出 一 隻 白 底 黑 點 貓 , 在 他 腳 邊 磨 蹭 起 來 。 
他 笑 了 笑 說 : 「 老 鼠 磨 牙 , 咬 壞 樹 根 , 養 貓 顧 茶 園 , 不 用 付 薪 水 。 」 說 完 , 他 急 忙 拎 著 清 晨 剛 採 收 的 茶 菁 下 山 , 「 茶 葉 上 有 露 水 , 悶 在 袋 子 裡 一 下 就 發 酵 了 , 得 在 二 小 時 內 萎 凋 ( 茶 葉 靜 置 風 乾 ) 。 」
站 在 萎 凋 架 前 , 他 輕 柔 地 捧 起 茶 葉 , 轉 身 一 甩 , 茶 菁 順 勢 飛 出 , 舖 滿 層 層 疊 疊 的 網 架 , 空 氣 中 也 瀰 漫 著 清 新 茶 香 , 「 夏 天 熱 , 萎 凋 十 八 小 時 就 夠 了 , 冬 天 冷 , 得 二 十 四 小 時 。 」 
他 轉 身 下 樓 , 抓 起 揉 捻 成 條 型 的 茶 菁 , 兩 指 用 力 一 按 , 「 有 濕 潤 感 , 表 示 揉 捻 夠 , 才 不 會 有 菁 臭 味 。 」 茶 菁 經 萎 凋 、 揉 捻 後 , 還 得 發 酵 、 乾 燥 , 歷 時 一 天 半 才 製 成 紅 茶 。 泡 一 壺 新 茶 , 湊 到 鼻 前 , 溫 潤 香 氣 , 更 勝 剛 採 收 的 新 綠 香 。 
石 朝 幸 製 茶 六 十 餘 年 了 , 他 在 魚 池 鄉 誕 生 , 也 在 這 裡 娶 妻 生 子 。 如 今 , 他 的 女 兒 石 茱 樺 也 返 鄉 創 紅 茶 品 牌 「 和  森 林 」 。 石 朝 幸 說 : 「 魚 池 紅 茶 的 興 衰 , 我 最 了 解 。 」

銷 英 倫   全 鄉 都 發 達
自 從 一 九 二 五 年 , 日 人 引 進 印 度 阿 薩 姆 大 葉 茶 種 到 魚 池 栽 種 , 做 成 紅 茶 , 並 得 到 倫 敦 茶 葉 拍 賣 市 場 極 高 評 價 後 , 魚 池 鄉 就 成 了 紅 茶 培 育 重 鎮 , 日 人 也 在 此 建 了 「 持 木 茶 廠 」 。 
戰 後 , 茶 廠 收 歸 國 民 政 府 所 有 。 當 時 , 剛 自 台 北 林 口 茶 葉 傳 習 所 畢 業 的 石 朝 幸 , 被 分 派 到 茶 廠 服 務 。 石 朝 幸 回 憶 , 六 ○ 年 代 是 台 灣 紅 茶 外 銷 極 盛 時 期 , 整 個 魚 池 鄉 放 眼 望 去 , 全 是 茶 園 。 
「 一 天 要 做 上 萬 斤 茶 , 得 分 三 班 , 二 十 四 小 時 趕 工 才 來 得 及 。 」 石 朝 幸 說 , 每 年 製 茶 期 長 達 九 個 月 , 茶 廠 前 的 這 條 小 徑 , 也 因 為 一 年 到 頭 都 飄 散 著 茶 香 , 被 喚 為 「 香 茶 巷 」 , 沿 用 至 今 。 
「 那 時 有 錢 不 見 得 買 得 到 茶 , 為 了 搶 茶 , 茶 販 天 未 亮 就 在 外 頭 排 隊 , 長 長 的 人 龍 , 看 起 來 就 像 媽 祖 進 香 團 。 」 石 朝 幸 說 , 那 個 年 代 , 腳 踏 車 仍 未 普 及 , 但 靠 紅 茶 翻 身 的 魚 池 鄉 , 幾 乎 每 人 都 有 一 部 。 
七 ○ 年 代 , 政 府 推 行 耕 地 放 領 , 掌 管 茶 廠 的 單 位 也 民 營 化 , 不 少 茶 廠 員 工 退 休 、 轉 業 。 石 朝 幸 則 抓 住 機 會 , 投 入 退 休 金 六 十 萬 元 , 買 了 八 甲 茶 園 , 又 建 「 正 光 茶 廠 」 , 自 產 自 銷 。

遇 外 敵   削 價 摻 茶 梗
未 料 , 沒 幾 年 , 錫 蘭 紅 茶 崛 起 , 低 價 打 擊 台 灣 紅 茶 的 外 銷 市 場 。 一 些 不 肖 的 茶 商 為 了 降 低 成 本 , 跟 低 價 茶 競 爭 , 開 始 在 紅 茶 裡 摻 雜 便 宜 的 茶 梗 , 「 講 到 這 些 奸 商 , 你 加 我 也 加 , 到 後 來 , 連 龍 眼 殼 、 黑 糖 膏 也 能 加 , 真 正 是 烏 魯 木 齊 ( 亂 七 八 糟 ) 。 」 石 朝 幸 說 。 
惡 性 循 環 之 下 , 台 灣 紅 茶 的 聲 譽 每 下 愈 況 , 茶 價 也 跟 著 崩 盤 , 「 茶 菁 從 一 斤 五 元 , 比 一 斤 四 元 的 白 米 還 值 錢 ; 直 直 落 價 , 到 後 來 , 一 斤 一 元 都 沒 人 要 。 」 石 朝 幸 長 嘆 一 口 氣 說 : 「 講 實 在 耶 , 那 時 為 了 生 活 , 我 也 幹 過 這 款 事 情 。 所 以 講 , 台 灣 紅 茶 會 淪 落 到 沒 人 要 喝 , 我 也 要 負 責 任 。 」 
彷 彿 為 了 贖 罪 , 八 ○ 年 代 , 當 魚 池 鄉 的 茶 農 紛 紛 砍 掉 茶 樹 , 改 種 檳 榔 時 , 石 朝 幸 仍 咬 著 牙 硬 撐 , 「 那 時 檳 榔 正 好 價 , 一 甲 檳 榔 園 一 冬 能 收 成 一 、 二 百 萬 元 。 茶 農 種 茶 無 法 度 生 活 , 當 然 要 改 種 檳 榔 。 」

寧 賣 地   拒 種 檳 榔 樹
惟 獨 石 朝 幸 , 他 深 信 魚 池 紅 茶 總 有 一 天 , 能 恢 復 昔 日 榮 景 , 「 這 些 茶 樹 自 日 本 時 代 就 種 了 , 當 然 要 留 。 我 有 五 個 孩 子 , 每 學 期 光 註 冊 費 就 要 十 幾 萬 元 , 壓 力 也 很 大 。 不 過 , 我 甘 願 賣 地 , 也 不 要 改 種 檳 榔 。 」 
石 朝 幸 的 么 女 石 茱 樺 說 : 「 以 前 一 下 課 就 要 上 山 幫 忙 鋤 草 , 家 裡 種 檳 榔 的 同 學 , 卻 打 扮 得 漂 漂 亮 亮 去 看 電 影 , 心 裡 當 然 會 不 平 衡 。 」
連 她 的 母 親 也 拿 茶 來 恐 嚇 她 , 「 不 好 好 念 書 , 以 後 找 不 到 好 工 作 , 只 能 回 來 做 茶 。 」 那 時 , 石 茱 樺 無 法 理 解 , 種 茶 既 辛 苦 , 又 不 賺 錢 , 為 什 麼 父 親 仍 如 此 堅 持 。 
「 年 輕 時 一 說 到 茶 , 逃 都 來 不 及 , 哪 曉 得 最 後 仍 躲 不 過 , 還 是 回 來 了 。 」 石 茱 樺 大 學 畢 業 後 , 任 職 於 台 中 貿 易 公 司 , 認 識 先 生 陳 彥 權 , 「 爸 爸 想 找 信 任 的 人 幫 忙 收 貨 款 , 沒 想 到 他 ( 陳 彥 權 ) 竟 幫 出 興 趣 , 我 被 他 說 服 , 才 決 定 回 來 。 」

傳 么 女   被 倒 上 百 萬
一 九 八 九 年 , 石 茱 樺 告 訴 父 親 她 有 製 茶 的 意 願 , 石 朝 幸 說 : 「 兒 女 們 都 有 工 作 , 收 入 穩 定 , 我 沒 期 望 他 們 會 回 來 。 既 然 老 么 主 動 開 口 , 我 當 然 很 高 興 呀 ! 」 
那 個 年 代 賣 茶 仍 仰 賴 傳 統 茶 行 , 石 茱 樺 說 : 「 我 們 雖 自 創 品 牌 『 和 森 林 』 , 但 紅 茶 不 像 烏 龍 茶 , 賣 不 了 高 價 , 只 能 做 成 大 包 裝 , 先 批 到 茶 行 , 再 賣 給 傳 統 的 早 餐 店 煮 成 大 桶 紅 茶 冷 飲 。 那 時 收 款 常 被 刁 難 , 幾 千 元 的 貨 款 也 東 扣 西 扣 。 茶 界 流 傳 一 句 話 , 會 賣 茶 不 稀 奇 , 收 得 到 錢 才 厲 害 。 」 
受 傳 統 陋 習 所 苦 , 陳 彥 權 與 石 茱 樺 夫 婦 試 圖 轉 型 , 「 我 們 找 罐 裝 飲 料 廠 商 談 合 作 , 像 是 統 一 , 還 有 羅 莎 的 阿 薩 姆 奶 茶 , 用 的 就 是 我 們 家 的 紅 茶 。 」 石 茱 樺 說 , 有 段 時 間 需 求 量 大 , 一 年 得 供 應 三 十 萬 公 斤 以 上 , 自 家 產 量 不 足 , 還 得 標 會 跟 其 他 茶 農 收 購 茶 菁 。 
那 時 , 石 家 生 意 做 得 雖 大 , 風 險 也 大 , 收 到 的 貨 款 多 是 支 票 , 少 則 半 年 , 多 則 一 年 才 能 兌 現 。 「 九 ○ 年 代 被 台 南 官 田 一 間 飲 料 廠 倒 了 上 百 萬 元 。 」 石 茱 樺 說 。 
後 來 , 連 罐 裝 茶 飲 市 場 也 被 更 廉 價 的 東 南 亞 、 大 陸 紅 茶 取 代 , 石 茱 樺 急 得 對 自 家 紅 茶 失 去 信 心 , 「 當 時 鹿 谷 凍 頂 烏 龍 茶 正 紅 , 一 斤 喊 到 三 千 元 以 上 。 我 建 議 爸 爸 不 如 改 做 烏 龍 茶 。 」 
石 朝 幸 卻 說 : 「 我 要 她 別 傻 了 。 人 家 日 本 人 試 了 又 試 , 魚 池 鄉 的 大 葉 茶 種 最 適 合 做 紅 茶 , 改 成 烏 龍 茶 , 用 弱 處 跟 別 人 的 強 項 比 , 根 本 是 以 卵 擊 石 。 」 因 父 親 堅 持 只 做 紅 茶 , 石 茱 樺 只 能 咬 牙 硬 撐 。 
所 幸 , 幾 年 後 政 府 推 動 一 鄉 一 特 產 活 動 , 國 人 注 意 到 魚 池 鄉 曾 有 過 的 茶 金 歲 月 。 加 上 九 二 一 地 震 後 , 各 方 關 愛 的 眼 神 全 投 注 到 災 區 , 爭 相 推 廣 災 區 特 產 , 魚 池 鄉 的 阿 薩 姆 紅 茶 也 因 禍 得 福 , 打 響 名 氣 。
石 茱 樺 捉 住 機 會 , 除 了 在 購 物 網 「 Pay Easy 」 上 賣 紅 茶 , 還 花 五 百 萬 元 改 裝 茶 廠 成 休 閒 茶 庄 , 並 推 出 製 茶 、 品 茶 等 體 驗 活 動 , 希 望 藉 由 觀 光 推 廣 紅 茶 。

奪 冠 軍   一 斤 逾 三 千
這 二 年 , 年 輕 人 品 紅 茶 風 氣 漸 興 , 加 上 去 年 和  森 林 得 到 魚 池 鄉 紅 茶 比 賽 冠 軍 後 , 一 斤 可 賣 出 三 千 六 百 元 的 好 價 錢 。 石 朝 幸 興 奮 的 說 , 盼 了 幾 十 年 , 總 算 盼 回 榮 景 。 但 最 近 卻 有 件 事 困 擾 著 他 。 
「 我 在 埔 里 街 頭 , 看 到 有 攤 販 賣 一 斤 一 百 元 的 紅 茶 , 還 標 榜 是 魚 池 鄉 的 。 我 們 自 己 種 茶 很 清 楚 , 光 收 茶 菁 , 一 斤 就 不 只 一 百 元 , 還 得 加 上 製 茶 成 本 , 我 擔 心 , 如 果 不 肖 商 人 又 烏 魯 木 齊 , 亂 摻 亂 賣 就 害 了 。 上 一 次 , 魚 池 紅 茶 因 此 衰 敗 了 近 三 十 年 , 沒 本 錢 再 跌 一 次 。 」